第174章 我杀了他_人在火影,我是蓝染
笔趣阁 > 人在火影,我是蓝染 > 第174章 我杀了他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74章 我杀了他

  第174章我杀了他

  “……我不是蓝染惣右介吗?”

  静静的矗立在这残破的公园之中,在斜下的夕阳之中,蓝染惣右介的表情在一刹那间有些迷茫。

  “是对于你们来说,我不是蓝染惣右介呢,还是说我从一开始的时候就已经不是蓝染惣右介,还是我的生命是从自我的确定的时候开始的?”

  “那可不好说,这种混乱可多了去了。但是你确实不是我们印象中的蓝染惣右介。毕竟那个家伙可不会像是现在这样平等的看待我们,他只会用自己的办法来处理问题。行动多过于语言,现实大过于未来,虽然很是让人不齿,然而这也是他的一种个人风格。”

  “甚至,在你刚刚的说辞之中已经表现出了对于蓝染惣右介行为的不满了。那是一个不会反省自己,也不会反悔的男人。至少,在他经历过失败之前绝对不会。所以我猜想要问问你,你到底是谁?是蓝染做出来的什么试验品吗?还是说你做到了一些别的,就算是我也不敢确认的事情?”

  “如果你想要真正的和我们进行交流的话,最好还是拿出来点诚意比较好,这位自称蓝染惣右介的先生。”

  “……”

  并没有预想之中一上来就先打一架,也没有像是以前火影世界那样,大家听了之后目瞪口呆。

  数百年的生活和开发的经验不仅仅带来的是见识的增长,同样还有谨慎和小心的判断。作为瀞灵廷之中出逃的人们,浦原喜助和四枫院夜一实际上始终在瀞灵廷内部有着一定的消息联络。

  他们并不是那些莽撞的为了和平和信念能够付出自己的一切的忍者,也不是那些为了进步和自己的理想能够牺牲所有的自我主义研究者。浦原喜助虽然是聪慧无比,但是他有着自己的想法和信念,所以面对这些陌生的东西,第一时间他不会去伤害或者下达一些粗鲁的判断,而是谨慎的进行接触。

  “所以你们可以认为,我确实是蓝染惣右介。然而不一样的是,我并不是那个为了崩玉无所不用其极,试图抵达灵王宫来颠覆这个世界的蓝染惣右介。只是现在找到了一个新的道路,希望寻找志同道合的伙伴的蓝染惣右介而已。”

  “如果是浦原喜助你的话,应该能明白我在说什么。”

  于是很理所当然的,浦原喜助就发现了这个自称蓝染惣右介的男人和真正的蓝染惣右介本质上的不同。比如说他对于两个女孩子的友好态度,又比如说故意引来黑崎一心进行有关于人生和理念上的探讨,在比如说现在。哪怕是被指出了有问题,如果是原本的蓝染的话肯定会嗤笑一声,用傲慢而又冷漠的语气居高临下的训斥着他们这些有眼无珠的人。

  “啊……啊??”

  “怎么了?你们到底在说什么啊?我怎么一个字都听不懂啊?”

  但是很明显的,灭却师和死神的大脑似乎不能共用。

  “大概是从本质上就不一样了吧。”

  “……难道说?”

  固然,浦原喜助的智慧是毋庸置疑的。但是眼前那个家伙可是蓝染惣右介啊?那个能够用无咏唱的断空将自己的飞龙击贼震天雷炮彻底阻拦下来,而且掌握着镜花水月的能力的蓝染惣右介啊?但是仔细一想,那个蓝染似乎也没有必要非得装什么直接跟过来,他想要的话直接打上来不就得了?

  倒不如说这么长时间大家相安无事,不都是因为蓝染惣右介这个人傲慢到了极点,根本就不在乎这些事情,甚至把这些人当做一个试炼,这才搞出来的这么多事么?

  那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总不能说蓝染忽然整个人就疯了吧?

  “握菱铁斋鬼道长吗?不用在意,至少现在我不是你们的敌人。如果有什么疑问的话,等到我有朝一日真正与你们为敌的时候,我会把你们的疑问一一解答的。”

  “简单来说,怎么说呢,黑崎队长,他的意思我大概有些明白了,就是不太敢相信而已。”

  “……”

  “我说你,你真的是蓝染吗?要是真的蓝染的话这时候可不会跟着浦原店长一起去的,而且这么拙劣的借口你都要过去吗?”

  然后他又说自己是蓝染,但是并不是大家认识的蓝染。而且还对自己都不清楚的浦原喜助那边的另一边的力量了如指掌。这种事情对于专注家庭的黑崎一心来说简直是思考过度。有些时候他倒是想要借一下他的另一位熟人石田龙弦的脑子。

  这样奇怪的三人一猫的组合很快沿着一条不起眼的小路向着一个城市的角落走了过去。

  虽然知道浦原喜助本身就是一种乐天派,但是在这种情况下还能搞出来这样一出,属实是让蓝染有些没有想到。

  “没关系,我也是第一次跟人这么说。”

  看着如临大敌的黑皮肤的店员,浦原喜助打着折扇哈哈笑着解释道:

  “没关系的,短期内他现在不是什么敌人,只是一个有点复杂情况来寻求帮助的路人而已。没关系,这点事情我还是能处理好的。实在不行还有夜一和黑崎一心在,没问题啦。”

  “魂魄融合吗?还是说从本质上就不一样了?”

  甚至就连黑崎一心也站起来面露困惑的表情,有些奇怪的看着蓝染问道:

  如果是原本的蓝染惣右介的话,恐怕并不会如此粗心大意的直接去敌人的老巢。但是如今的蓝染并不相同,与过去的自己相比较,他更愿意去看待未来的一种可能性。

  哪怕是面对崩玉的力量,单纯的从破坏性来说,蓝染惣右介也有自信利用查克拉的力量进行抗衡。

  但是这对于蓝染惣右介来说就是客观存在的事实。他确实是经历过这些东西,而且他现在的身躯也正是因为查克拉的运转而被驱动。而对于浦原喜助的邀请,蓝染惣右介也没有丝毫的犹豫。浦原商店固然是敌人的大本营并没有错,可蓝染现在所使用的并不是灵子的手段了。

  盘着腿坐在桌子前的浦原喜助哈哈笑了两声,随手夹了两块肉放在了自己的碟子里,像是不经意间似的随口问道:

  “所以?这位先生你到底是什么人?还是说瀞灵廷那边又出现什么问题要找我们帮忙吗?”

  顺从的拿出来了碗筷夹了一块肉放在了油碟里面,蓝染惣右介看着面前的食物很是平和的说道:

  “啊哈哈,确实是这样没有错,但是先吃一顿缓和一下彼此的关系总是没有错的嘛,毕竟你也没有表现出来什么敌意不是么?”

  “……抱歉,我还是第一次听说你有这样的野心。”

  能不能用我能理解的话说一下?

  看着沉默不语的浦原喜助,在一旁听着的黑崎一心有些急了。

  “……你的消息要比我想象之中要灵通的太多了,这位先生。”

  “从严格的角度来说,我就是蓝染惣右介。但是,跟你们常规认识之中的蓝染惣右介似乎有些不太一样。”

  倒不是因为他还是承认自己是蓝染惣右介这句话,而是因为他接下来说的那些东西听起来有些过于骇人听闻了。

  而过了半晌之后,这个蓝染惣右介摇了摇头,看着浦原喜助露出了一个温和的笑容。

  总感觉大家好像都明白了很多,但是就他什么都不知道。这种感觉促使着他看向了浦原喜助。

  “我跟过去的我已经并不一样了,但是我相信诸位应该还是原本的诸位才对。比如说现在应该被叫做假面军势的诸位,现在应该在浦原喜助你的带领下,还在小仓库那边度日吧?”

  “只是相比较过去不成熟的自己,经历过更多的人总是会显得有些沉稳和不一样的地方。人的成长就是在于战胜自己不成熟的过去,我认为这句话是很有道理的。”

  没过多久,一个看起来破破烂烂的商铺就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一个红头发的男孩和黑色双马尾的少女正百般无聊的看着店面。黑色皮肤,身材高大的男店员正带着眼镜清点着道具。

  “准确的说,我应该是三个人的混合体。而其中有一大部分是蓝染惣右介,其他的另外两个构成部分则是完全不同的别人。所以我既是蓝染惣右介,但也不是原本的他。”

  而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似的,那黑色皮肤的男店员转过头来,然后一眼就看到了跟在了打着扇子的浦原喜助的身后,带着一脸笑容的蓝染惣右介。

  “当然了。”

  “哪怕我杀了他,最后的灵子和灵威也只是和我容纳为了一体,并不是像是我印象之中那样扩散的力量直接无障碍的融入回去。虽然我确实是蓝染惣右介,但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他。”

  “嗯?这位先生你不吃么?很好吃的哦?现界的菜可是很热乎很美味的,不吃可就亏大了啊。”

  但是眼前这个蓝染惣右介并没有这么做,他只是像是一个研究人员一样,低着头思考了起来。

  “借口?我倒是认为这是踏出彼此之间相互理解的第一步才对。”

  凭借他的智力他实在是想象不出来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今天这一下午过得有点过于迷茫了点。直接被蓝染叫出来,要求找到黑崎一护,然后说了一通之后发现眼前这家伙根本就不是蓝染。

  听着蓝染惣右介的话语,在场的众人都沉默了下来。

  看了一眼那个跳上了围墙跟在浦原喜助后面,听到这句话之后就一个趔趄直接从墙上摔下来的四枫院夜一,蓝染惣右介摸了摸下巴,脸上的表情温和而又平静。

  面对一脸微笑着的蓝染惣右介,前鬼道众鬼道长,如今的浦原商店的店员握菱铁斋感觉到大脑有些短路。

  “啊,这样的话去我的店铺如何?虽然说看起来不算太大太豪华,但是里面可是有着很大的空间可供大家一起吃饭的,没什么问题吧?”

  “这倒也没有什么问题,只是你不是想要了解我的身份么?”

  “……”

  查克拉这种堪称万能许愿机一样的能量,几乎可以做到任何自己想要做到的事情。并不是什么所谓的普通的封印和灵子力量就能够比拟的。

  跟在了浦原喜助的身后,蓝染惣右介推了推眼镜,脸上的笑容依旧。

  蓝染会老老实实的跟在浦原喜助后面去浦原喜助的老巢么?原来的蓝染的话,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啊,从某种角度来说,我确实不是他了。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是是客观的事实。”

  “也不算什么,我只是知道我知道的事情而已。”

  原本的蓝染从来都不会赌博,他会傲慢,会轻佻,会狂妄不驯,但是唯独堵上什么东西这一点他是不会做的。而现在的蓝染惣右介只是答应他邀请这个行动,就让浦原喜助和志波一心瞪大了眼睛,就连身上的戒备的情绪的都少了无数。

  不得不说的是,浦原商店虽然看起来破破烂烂没有什么东西,但是内部可以说是万花筒一样,存在着各种各样的地下结构和奇怪的设施用来和瀞灵廷和虚圈产生各种各样的联络和交互。

  “啊啊,没关系没关系,他的话,虽然是那个蓝染,但好像也不是那个蓝染的样子,不用感觉太紧张。”

  看着那打着折扇笑着说的浦原喜助,蓝染微笑着点了点头。

  而因为如此,虽然说是在浦原商店内部吃饭,但是本质上也就是看着浦原喜助嘿咻嘿咻的找了一个桌子,然后在上面用电磁炉很快的鼓捣出来了一个小小的火锅,然后就看着这个木屐帽子一脸快乐的招呼黑崎一心和自己上前品尝所谓的美食。

  “浦原店长!请注意!”

  浦原喜助他们倒是清楚蓝染惣右介一直在追求所谓的超脱,但是还是第一次听说蓝染惣右介的想法本质上是为了颠覆灵王来重塑新世界。虽然偶尔也是想过,但是听到蓝染亲口这么说还是让他们有些沉默下来了。

  而在最后面的黑崎一心则是一脸大脑过载的表情,不断的掰着手指一脸困惑的看着面前的蓝染惣右介。

  看着那满头大汗,陷入了头脑风暴之中的握菱铁斋,蓝染微笑着说道,然后跟在了浦原喜助的身后走入了浦原商店内部。

  而最后面的黑崎一心则是带着严肃的表情,很是同情的拍了拍握菱铁斋的肩膀。

  看着面前咕哝着的火锅,蓝染惣右介回想起来自己在瀞灵廷的经历,摇了摇头。

  “一个人的精神和想法随着时间和事件的经过并不相同,但是,我还是他。因为他曾经经过的事情,也是我经过的事情。”

  这里是浦原商店,算是浦原喜助在现世设立的据点。里面售卖的都是各种死神用道具。就算是在现实世界,身为技术开发局局长的技术也没有落下来,而且一直在通过隐秘的隧道和瀞灵廷内部保持着一定程度的联络,甚至进行售卖。

  因为他也到现在都没搞懂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觉得这顿饭局似乎不能少了他,所以就跟过来了而已。

  他很清楚,面前那个笑眯眯的男人实际上内心之中有些混乱。因为他也吃不准蓝染惣右介到底是什么情况。

  “而且我觉得,我们一行人站在公园里说话可能有些过于不像话了,是否应该去一些比较正常的地方谈话?”

  他和浦原喜助可是亲眼目睹了当初虚化事件的全程,也知道蓝染的本性到底是什么样子的。看着那个相貌跟蓝染一模一样,气质也跟蓝染一模一样,本质似乎也没有去别的男人微笑着看着他的时候,握菱铁斋总感觉有点时空错乱。

  这当然很正常,毕竟一般人也没有办法理解,他曾经目睹了千年血战的一切,曾经有了另一个世界把他们的人生当做漫画看待的记忆,也曾经去到了另一个漫画中的世界,甚至将其中的力量给带了出来。这一般人都不会相信,恐怕都觉得是疯了。

  蓝染惣右介推了推眼镜,看着面前的两个男人笑着说道:

  将一片肉在锅中烫了烫,蓝染惣右介重新将其捞起放入油碟之中浸泡着,像是唠家常一样随口说道:

  “现在在外面奔波着的蓝染也只是我分化出来的一部分力量而已,那些力量我没有办法容纳进去,就像你说的那样,那已经是‘别人’的东西了。”

  看着面前那神色有些尴尬的浦原喜助,蓝染看向了四周,微笑着说道:

  浦原喜助缓缓的摘下了帽子,露出了帽子下面那张表面上看起来好像有些软弱,有些无能的略显单薄的面容。这个看起来好像很柔弱的男人看着黑崎一心露出了一个不知怎么形容的复杂笑容。

  “这位先生……你杀了我们熟悉的那个蓝染,对么?”

  “啊。是我杀了他。就在两小时前。这样的话我们能够有初步的信任了么?”

  吹了吹茶水,蓝染惣右介在黑崎一心不敢置信的目光下,将漂浮着茶梗的泡茶一饮而尽。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65.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65.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