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一章 长生祭坛 观音壁画_走阴夜话之打更人
笔趣阁 > 走阴夜话之打更人 > 第二百八十一章 长生祭坛 观音壁画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二百八十一章 长生祭坛 观音壁画

  看到眼前的怪异青年,意识当中的空桑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他要是再想不到这个怪物是什么,他就是蠢货了。

  这正是和瘦长鬼影、黑眼小孩起名的米国三大怪谈之一的杰夫杀手!

  此时,杰夫杀手放声大笑,沙哑的声音回荡在房间之内,可却没能让熟睡当中的王婵苏醒过来。

  随着杰夫杀手伸出那几乎已经磨得和刀刃一般的指甲,并轻轻戳了一下王婵的手臂之后。

  一丝鲜血,自其手臂滑落下来。

  杰夫杀手沾了一点放入口中,露出一阵陶醉般的表情。

  “好了,不要玩了。”

  略带呵斥的声音响起,房门也被打开。

  黑暗中,罗天缓缓走进。原本还在玩闹的杰夫杀手仿佛看到了天敌一般,带着一丝害怕之色恭恭敬敬站在了一边。

  罗天走到床边,冷冷看向王婵:

  “虽说长生祭坛已经布置妥当,只要等候一定的岁月,积累一定数量的贪念即可。不过,为了以防万一,还是要做点准备。”

  “哼,那个愚蠢的巫女,还真以为我邪心教会跟她分享永生的秘密?真是可笑。”

  “不过……那巫女背后的几名阴阳师倒也算有点水准,嗯……看来,必须想出一个制衡之法。”

  罗天喃喃自语,盯着王婵看了半天。

  “既然如此,就从你身上做点文章吧。横竖还需要那巫女做一些人祭之法。那么……”

  说着,罗天在王婵手臂的伤口处放上了一枚黑色的十字架。而那十字架上所镌刻的,竟然并非耶稣,而是一个狰狞的白骨恶鬼!

  同时,罗天手中出现了一本古书。

  空桑看的真切,痛苦座、悲伤座、憎恨座曾经也都拿出来过。

  此刻,那古书上的面孔显得无比愤怒,宛如怒上眉梢一般。

  空桑心中不禁暗道:“难道,罗天竟然是他化五座之一的愤怒座?这么说来,那丁伟就是多疑座了?”

  惊疑之中,却见罗天口中念念有词。

  旋即,罗天竟然提取了王婵的一缕鲜血。那鲜血在其掌心化作一枚血珠,看上去晶莹剔透,如同红宝石一般。和何梦眼睛幻化的那枚戒指,竟然有那么一些相似!

  “走吧,反正王婵最多活三天了,你需要玩具的话,就重新找一个吧。”

  说着,罗天便转身离开。杰夫杀手捂嘴偷笑一阵,也逐渐消失。

  空桑皱了皱眉,显然,今天和罗天握手的那一瞬间所产生的刺痛感不是偶然,应该就是成为他和杰夫杀手能够进入房间的契机。

  “这么说来,王婵死在寝室大楼,甚至最后化作笔仙,本身就已经是被选择好的。难道,是因为王婵的命格特殊吗?”

  “还有那个长生祭坛,按照罗天和那岛国巫女的行为,祭坛应该是在这栋旧寝室大楼之中的。但是,在什么地方呢?”

  此时,眼前的画面却突然开始转动起来。

  旋即,空桑飞快地看到了三个日出和日落。

  房间里的王婵来到了房子的另外一个房间内。墙上的时钟已经要指到约定的时间了。

  床上躺着一个小女孩,看模样,正是那个凄惨死在赵校长手中,后来被黑眼小孩附身的小丫头。

  “宝贝,你在家里睡觉,不要出去哦,妈妈很快就回来。”

  小姑娘乖乖地点点头,此时的她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十分惹人怜爱。

  空桑叹了口气,想着这个女孩的结局,当真是……

  空桑开车来到了工地上,看了看时间,倒是比自己预想当中的提早很多了。

  “早知道会早到一个小时,我就晚一点出发了。”

  空桑露出一丝苦恼之色,却依旧停好了汽车后,进入了工地。那一栋旧宿舍大楼此时并没有锁上。

  “奇怪了,他们人呢?”空桑皱着眉,露出一丝疑惑之色:“不过也是,我提早了一个小时左右,他们应该是还没到吧。我还是先上去看看吧。”

  旋即,空桑踏入了这种旧宿舍大楼。

  此时,大楼内部还很崭新,和空桑他们见到的模样很相似,但干净不少。

  空桑简单转悠了一下,似乎没有什么问题。

  “怪了,他们人呢?不是说好了吗?让他们早点在宿舍楼等我。包工头去哪里了?”

  疑惑之际,空桑却直接先去了二楼。

  就在此时,一道脚步声自空桑身后响起。

  “谁!”

  空桑有些害怕地转过身。

  毕竟现在还没有通电,依靠的还是传统的手电筒。纵然是附身在王婵意识当中的空桑,也不禁心中发毛。

  “怪了,幻觉吗?”

  空桑露出一丝困惑之色,旋即上了三楼。

  他推开了距离楼梯口最近的三零二寝室的大门,崭新的房间内似乎没有什么问题。

  但此时的空桑却皱了皱眉。

  “这是……”

  空桑走到了电扇下方,她细细的抚摸着墙壁,喃喃道:

  “不对啊,这涂料……怎么感觉还没有干透一样,这应该是很早之前就已经做好的才对啊。”

  空桑敲了敲,顿时,墙壁出现了一道道裂纹。

  此时,空桑能够明显感觉到附身的王婵心中已经有了一丝恐惧感。他思虑再三之后,从裂纹处轻轻掰了一点下来之后,却见里面竟是空的!

  “这……怎么会这样!”

  空桑大吃一惊。整个墙壁就如同多米诺骨牌一样,伴随着开裂的纹路,碎屑不断的往下掉落着。

  顷刻间,一面诡异的壁画映入眼帘!

  那是一个端坐在莲花台上的观世音菩萨,可是那莲花台的颜色却是血红色的。

  并且,在莲花台的下方,还铺满了带着血肉的白骨!

  观世音菩萨依旧是慈眉善目的样子,可手中所捧的却不是养殖玉净瓶,而是一个诡异的碗。那碗当中,盛着的满满的红色液体如同鲜血一般!

  鬼面观音!

  空桑几乎立刻做了定论,虽然和城隍庙内出现的鬼面观音还是稍微有些区别。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空桑颤抖着声音,手电筒照耀过去之下,却见鬼面观音周围,还有很多复杂的文字。

  有些文字似乎是梵文,有些似乎是邪心教的梵经邪唱,还有一些似乎是岛国文字。

  似乎是想要拿出手机拍照。

  空桑满脸紧张的举起了摄像头,透过屏幕,却看到墙壁上的鬼面观音的双眼,竟缓缓移动起来。

  那双慈眉善目对的眼神,此时看着却如此的毛骨悚然!

  “这……这什么鬼东西!”空桑下意识地跑出了寝室,停在楼梯口喘着粗气。

  “难道……这便是长生祭坛?”意识之中的空桑不禁思索着可能性的同时,耳边传来一阵重重的脚步声。

  空桑立刻警觉起来!

  他仔细的辨别着那阵脚步声。

  却见,一道身影踏上了楼梯。通过楼梯的缝隙俯视下去一看,空桑正好看到了拿着电锯的杰夫杀手。

  “啊啊啊啊!”空桑发出一阵恐惧的尖叫声。

  “嘿嘿嘿……”杰夫杀手似乎兴奋了起来,他拉起电锯,大步往三楼踏上。

  空桑双腿打鼓,但依旧强撑着开始逃跑。她慌不择路的往四楼跑去。

  可转身一看,却见杰夫杀手那惨白的脸庞几乎已经看得非常清楚了!

  “哈哈哈!”杰夫杀手直接挥舞锯子砍了下来。

  危急时刻,空桑脚一崴,摔在五楼楼梯上的刹那,却也正好躲过了杰夫杀手的攻击。

  但杰夫杀手的动作很快,电锯又劈了下来。

  这一次,空桑没有来得及完全躲开,小腿顿时被切开!一股钻心的疼痛让空桑冷汗直流。他满目恐惧的看着杰夫杀手,却听到一阵高跟鞋的声音从上方传来。

  “罗天主教,管好你饲养的怪物。”

  空桑定睛一看,是那个巫女。

  “你,你们……”空桑满目恐惧地看着出现的巫女和罗天两人:“你们到底想做什么!你们是杀人犯吗?”

  “杀人犯?”罗天勾起一丝玩味的笑容:“王婵设计师,你可是太小看我们了。我们可是有更崇高的使命在的。”

  “使……使命……”

  空桑挣扎着向后退去。

  “你应该看到三零二寝室当中的那面壁画了吧。那副鬼面观音图,是不是很漂亮?”

  “可惜啊,像你这么干练聪明的女人,我还真不忍心杀死。可是没办法,你的生辰八字乃是阴月阴日阴时出生,作为长生祭坛布置成功的人柱,你是最合适的。”

  “当然了,你不用担心,我们只是借用你的身体。至于你的灵魂,我会将其撕裂成两份。一份,我还要这位巫女帮忙制作成一个有趣的小怪物,也算是满足一下我们教会当中的试验。”

  “另外一份,我会让你自行成长。到时候,就看你自己的了。呵呵……”

  罗天粗暴地抓着空桑的头发在地上拖拽,空桑拼命的挣扎却毫无作用,只能在昏暗的地砖上留下一条长长的血迹。

  “唉……真是麻烦,得通知那个实验体过来清洁一下了,明明刚刚打扫好的。”罗天叹了口气,旋即笑道:“哦,王婵设计师,忘了告诉你了。你不是电话约了包工头吗?他和他的人来不了了。他们比你早来了十分钟吧,已经全部被我的孩子杀死了。”

  “当然,我很感激他们的付出。毕竟长生祭坛想要吸纳贪念来达到圆满之前,还是需要血肉来作为砖石的。不过很可惜吗,他们的魂魄对我来说没有什么价值。”

  “所以,他们大概率会成为地缚灵吧。不过也不尽然,也许他们会直接消散,也许会变成厉鬼,也许他们可以勉强离开这里,谁知道呢。呵呵……”

  众人走进三零二寝室当中,此时,那鬼面观音的壁画竟开始浮动起来。

  鬼面观音慈悲的面孔更是开始扭曲,逐渐转变成一个布满了锯齿牙齿的空洞。

  “看来,她已经等不了了。而且,对于你的血肉,他非常满意。”

  罗天笑着看向满脸恐惧的空桑:“那么,就拜托你了,王婵设计师。”

  说着,罗天便将空桑扔了进去。

  在一阵惨烈的叫声当中,空桑最后一抹视线看到的,是那黑洞伸出一颗忽然睁开的,血红色眼球!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65.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65.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