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二章 融魂笔仙 驱散恶灵_走阴夜话之打更人
笔趣阁 > 走阴夜话之打更人 > 第二百八十二章 融魂笔仙 驱散恶灵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二百八十二章 融魂笔仙 驱散恶灵

  这一刻,空桑猛地睁开了双眼。

  满头大汗的他,看着面前逐渐停止了挣扎的王婵。

  因为请鬼上身的原因,等于也是让还有意识的王婵重新经历了一次这样的悲惨情况。

  此时,王婵身上的戾气消散了很多,她跪坐在地上,流着血泪的双眼满是凄苦地看着空桑,似乎要诉说自己的冤屈。

  空桑深吸口气:“王婵,我知道你很痛苦。我可以帮你!那个女童,是你的女儿,对吗?”

  王婵重重点着头,她似乎无法说话,只能发出呜咽的声音。

  但她仿佛是在请求空桑,能帮帮她。

  “你放心,我会帮你的!”

  说着,空桑从壶天手环当中取出了那个由何梦眼睛化作的戒指。

  “我在回忆当中,最后的鬼面观音里,通过你的视角看到了一个眼睛,粗略一看,却和这个戒指的俯视视角非常相似。”

  不等空桑说完,王婵的情绪又激动了起来。

  但这一次,不是为了伤人,她似乎非常激烈的想要告诉空桑什么事情。

  空桑终于明白了:“看来,这枚戒指,是能够让你的女儿恢复的关键,是吗?”

  王婵流着血泪,重重点头。

  “我知道了,我会将你的女儿救出来。”

  然而,随着空桑站起身,王婵却跟在他的身边。

  “你……你希望和我一起战斗?”

  王婵点头。

  空桑却露出一丝犹豫之色:“可是……你应该是王婵的一部分,确切的来说,你的魂魄已经不全了,属于笔仙的那一部分已经被黑眼小孩杀死。你现在的状态,稍有不慎就会灰飞烟灭的!”

  王婵却固执着摇摇头,她血淋淋地双手抓住空桑的手腕,又指了指天花板上方。

  空桑明白王婵的意思,就是那个一直还没有被破坏掉的长生祭坛,还在楼上呢。

  “我明白了。”空桑旋即说道:“周辉。”

  周辉心领神会,但还是有些担心:“空桑,你现在的精神力承担夏婉和杨宇都有些勉强,王婵本身戾气更强,还有一部分残魂化作了笔仙。现在虽然消失了,但属于笔仙的力量应该也会回归于她身上,你……你吃得消吗?”

  “既然这是一个做母亲的愿望,我作为打更人,自然是要满足的!”空桑神情凝重。

  周辉叹了口气,旋即取消了融合。

  这一刻,空桑握住了王婵不敢松开的双手,安抚道:“王婵,如果你想亲手讨回自己的女儿,那你就要信任我,真正的信任我!”

  空桑的指引如同呢喃的祝祷。

  王婵的身体开始一丝烟化,但却不是消失,而是逐渐地融入到空桑的体内。

  这一刻,空桑的头发开始变长,身上的毛衣也在这一刻化作了猩红的血色。

  他缓缓睁开眼睛,铁青的面色之下,一双血红的没有眼白的眼睛如同黑夜之中的红宝石一般。

  旋即,空桑缓缓腾空。而那枚何梦眼睛所幻化的戒指,此时则戴在了右手食指之上。

  这一刻,空桑和王婵的融合,完成!

  “成功了吗?”空桑感受着意识当中王婵那满满的思念、自责和痛心。

  思念,是在这漫漫鬼域当中,明明和自己的女儿近在咫尺,可为了保证女儿的安全,却不得不躲藏着,不能和自己的骨肉见面!

  自责的,是自己当初不应该轻信赵校长等人的鬼话,这才导致自己落了一个凄惨结局不说,更是变相导致罗天这位内心歹毒的人为了一个实验,将自己的女儿骗到了赵校长的面前!

  痛心的,则是已经化作鬼魂的自己,竟不能阻止赵校长这样的禽兽活生生肢解的女儿,以至于自己的女儿也成为了一个厉鬼,更是成为了黑眼小孩的寄宿体!

  这种宛若把自己的心捅的千疮百孔的痛苦下,空桑下意识地攥紧双拳:“王婵,你的痛苦,我感受到了!”

  刹那间,一阵血光之中,空桑就冲出了浴室的大门。

  此时,面对四面八方的厉鬼,还有瘦长鬼影和王慧,钱翩翩、张鹏、余悸三人随着时间的推移也开始疲惫起来。

  说到底,女高寝室已经成了一个如同鬼域的存在。

  再加上,为了保证没有一个厉鬼进入浴室,三人很多能力施展不开,只能被动防御,也是他们开始落入下风的原因。

  “呼!”

  一阵冷风,三人的眼睛一花。

  眼前,便是和王婵融合的空桑。

  “吼!”

  空桑发出一阵咆哮,那咆哮声如同夹杂着空桑和王婵两人的声音。

  一时间,四面的墙壁开始斑斑开裂。

  肉眼可见的血色声波之下,空桑的头发开始无限拉长。

  这一刻,头发如同一条条游荡在黑暗当中的毒蛇,它们的尖端甚至拟态化地出现一个个张开獠牙的蛇头,旋即狠狠咬在了那些厉鬼的喉咙上。

  “啊啊啊啊!”

  一声声凄厉的惨叫声,却见被头发咬中的厉鬼仿佛阴气被吞噬了一样。

  他们原本腐烂枯槁的身体开始彻底的消散,其身上的气息也开始急剧的衰弱下来。

  在只剩下最后一点魂魄的时候,头发狠狠一甩,便将这些厉鬼全部扔到一旁。

  张鹏心领神会,立刻敲动木鱼,口诵《往生咒》开始超度这些亡魂。

  同时,钱翩翩和余悸两人对视一眼,也纷纷冲了上去。两人不知道该如何对付黑眼小孩,但是对付瘦长鬼影还是可以做到的!

  “吼!”

  瘦长鬼影似乎感知到了危险,触手般的双手抽向了空桑。

  却见空桑勾起一抹冷冽的笑容,一条条染血的发鞭紧紧缠住了瘦长鬼影。双方互不相让,感受着瘦长鬼影那庞大的力量,空桑立刻敲动打更锣。

  “铛!”

  瘦长鬼影和王慧刹那间的停顿,让空桑找到了机会。

  “招阴诀,黄泉水、溟泉水、阴泉水!”

  三泉三狱齐出!

  三股颜色完全不同的水流包裹整个走廊,冲刷着墙壁之上的血液,冲刷着厉鬼残留的怨念,也在这一刻,伸出一只只手臂,将瘦长鬼影死死抓住。

  “翩翩,余悸,交给你们!”

  空桑发鞭一甩,连同黄泉水鬼的牵制,瘦长鬼影如同断线风筝被甩到了两人面前。

  顷刻间,余悸的杀威棒狠狠敲在了瘦长鬼影的脸颊上。

  钱翩翩的焚魂黑火更是在两者之间构成了一道火焰屏障,阻挡瘦长鬼影和黑眼小孩集合!

  “肢解孩童的怪物,呸!”钱翩翩身后的四鬼纷纷露出獠牙:“不会让你去打扰打更人,我们两个,做掉你!”

  火墙后方,瘦长鬼影的哀嚎声让身为黑眼小孩的女孩变了脸色。

  “你又想逃吗?”空桑微微歪着头,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容:“只可惜,不论是我,还是王婵,都不会让你逃掉的!”

  “王婵等她的女儿,已经等的太久了!黑眼小孩,你该偿命了!”

  话音落下的刹那,空桑脚下顿时滴落无数的血水。血水迅速扩散,如同罗网一般,自地面扑向黑眼小孩。

  黑眼小孩散发出窒息黑雾,同时身体开始变的虚幻起来。

  “没用的,王婵已经告诉我你的破绽了!”滔滔血水当中,空桑的发鞭直接缠住了黑眼小孩的身体。

  “给我出来!”

  怒吼之中,空桑挥动佩戴了戒指的拳头,狠狠一拳砸在了黑眼小孩的眼睛上。

  “啊啊啊啊啊啊!”

  凄厉的惨叫当中,却见黑眼小孩的双眼不受控制地散发出一阵黑气。

  她痛苦的捂着自己的双眼,身体也开始出现了一丝怪异的抗拒。

  那一刻,一个稚嫩的声音回荡在耳边:“妈妈……妈妈……”

  “有用!”空桑不打算给黑眼小孩机会,三泉三狱齐出,黄泉水鬼齐上,镇魂音回荡在整个走廊的同时,戴着戒指的手一拳接一拳的打在黑眼小孩的身上。

  “打……打更人……你……”

  似乎是无法忍受这样的痛苦,又或者是那枚戒指真的对她有极大的克制。

  女孩的身上,一阵黑气飞速凝聚,最终在其头顶上空凝聚出一个怪异的孩童。

  孩童看上去似乎是有三四岁,更看不是是男是女,两个硕大的黑色眼睛,几乎占据了整张脸一半的大小!

  “黑眼小孩!死!”空桑怒吼之中,再度冲上前去。

  “等等,难道你不想知道这一切背后是谁捣鬼吗?!”黑眼小孩发出尖锐的质问。

  空桑一刹那犹豫了一下。

  却见黑眼小孩狞笑着,竟趁着这一点分神的空档,直接脱离了包围圈,转眼冲向了三楼!

  空桑刚想追上去,却感觉身体一阵刺骨的疼痛!

  王婵的力量终归太强,还不是他的道行可以承受的。

  想着黑眼小孩也没办法再藏身,索性便打算先看看女童的情况。

  这一刻,王婵和空桑的身体逐渐分离开来。空桑靠在墙边喘着粗气,王婵则一把将女儿抱在怀中!

  “砰!”

  一声沉闷的声响下,却见钱翩翩的焚魂黑火已经消散。

  瘦长鬼影的头颅被血鬼撕裂下来,如同一个垃圾一样扔在了地上。

  “呼,解决了。”钱翩翩掸了掸身上的灰,和余悸走了过来。

  张鹏也结束了给厉鬼亡魂的超度。

  钱翩翩上下打量着:“可以啊,刚才那副模样,雌雄莫辩的,挺有异域风情。”

  空桑露出一丝无奈之色,刚要起身,一阵强烈的眩晕感涌了上来。

  张鹏眼疾手快,这才避免空桑摔了个倒栽葱。

  空桑看向王婵,却见对方将自己的女儿抱在怀里,血泪不停的滴落着,似乎在诉说着自己对女儿的亏欠。

  空桑叹了口气:

  “目前来看,王婵被盯上,完全就是因为她特殊的命格。”

  “而她的女儿,也被罗天找到了,因为命格也同样特殊,就被瘦长鬼影附身下的赵校长肢解,成为了黑眼小孩的容器。”

  “而这一切背后的幕后真凶,乃是邪心教的愤怒座和那位在胭脂雪事件当中死去的岛国巫女。”

  “他们似乎以这宿舍大楼做了什么风水局,摆下了长生祭坛。我想,也许和恭亲王的手段不同,但目的,应该都是为了长生。”

  “那现在怎么办?”钱翩翩问道。

  空桑看了一眼王婵。此时,对方的女儿还没有苏醒,或者说,可能苏醒不了了

  “王婵,你的女儿本身年纪太小,精神力不够,虽然被肢解,但因为心性太善良而没有诞生戾气。所以,她不是一个道行强大的厉鬼,承受不住黑眼小孩的附体。”

  “之前,你的女儿之所以还能保持躯体,应该是因为黑眼小孩的力量。现在……她快要撑不住了。我可以送她去往生,但是……你不行。”

  “你身上的戾气太重,如果现在送你去奈何桥,你一定会被黄泉下永不超生的鬼魂撕成碎片。”

  “你要怎么抉择?”

  王婵的身体微微颤抖着,她说不出话,但从那痛苦的表情中依旧可以看出,王婵很不舍。

  她最后俯下身,亲地蹭了蹭女儿的脸颊,擦了擦女儿脸上的血污之后,将其抱了起来,递给了空桑。

  空桑点点头,明白了王婵的心意。

  “铛!”

  空桑敲响打更锣,身后云雾涌动,那幽幽黄泉,缓缓浮现。

  第一次见到这个阵仗的张鹏和余悸,不由地诧异无比。

  “平安无事!引魂入阴!”

  “魂度奈何!地官赦罪!”

  空桑将女孩小心翼翼地抱着,随着他踏入奈何桥的刹那,原本已经在消散的女童的灵魂,似乎得到了孕养。

  “此乃善魂,尔等速退!”

  空桑呵斥着两边挣扎着伸出手的鬼魂们,旋即在桥边停了下来。

  “孩子,醒醒吧。”

  “再……见你母亲,最后一面。”

  请知悉本网:https://www.bqg65.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65.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